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乱母 [3/3]- 男人天堂网AV在线视频


                (三)

  那一夜我朋友马大哈共射了五次,由于受凉发起了高烧,引起了急性肺炎,
两个多月没再来。妈妈不亏是舞蹈演员,一点事都没有,还是身体健康。这段时
间我把她送到省康复医院继续治病,效果还可以,生活基本能自理了,就是智力
太低,像个5岁的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什么都听我的,很乖呀。现在家里很缺
钱,为了给妈妈治病和补营养,我四处打工和借贷。每天累得要死,心情也不好,
一直没有机会,在医院同妈妈发生性关系。为此,我问朋友马大哈借了3000
元,小马到还痛快得给了我。

  我妈出院的第二天,马大哈跑来说他们大老板很想见见我妈妈,因为他十分
崇拜香港巨星关之琳,而我妈长的酷似关之琳。还说这是我大挣钱的机会。马大
哈现在混好了,给一个搞娱乐城的港商大老板开车,每月工资待遇1000元。

  过了两天,马大哈开着大奔驰拉的老板来到我家,买了好多礼品,让我有些
受宠若惊。倒上茶,客气了几句后,小马说:“小明,把阿姨请出来,让金老板
见见如何?”

  我坐在板凳上,叫了声,“妈,你出来一下。”

  妈妈从她的卧室走出来,平淡的看着金老板他们,经过康复后的妈妈长得更
漂亮了,她眼睛大大的,瓜子脸蛋,皮肤白晰,丰挺的乳房和微翘的臀部、丰盈
修长的大腿。金老板往茶几上放杯的手一下停在了空中,眼镜后的眼珠瞪得铜钱
大,色眯眯的眼神发出欲火的光彩。

  “MAY GOD!雷(你)太像她了。我最喜欢关之琳小姐了,没想到在
这里见到了,真让人有一种不可言喻的高兴啊。”这金大老板兴高采烈的说。

  “小马,你知道吗?在香港出五十万元,请关之琳小姐出来喝茶都要排队呀。
你把事情给我办好了,我让你去香港发展。”金老板一拍巴掌说。

  “谢谢,金老板,我和小明是铁哥们儿。他的事我做一半的主儿。是不是,
小明?”马大哈谦逊的说。我连忙点头说是。

  “那好,小明,这是给你的点心意。拿去喝茶啦。”金老板从手提皮包里拿
出一沓一万元的新版人民币,扔到我怀里。我刚要推辞,小马用手在我背后拧了
一下,我只好不出声。然后又閑聊了十分钟,他们起身告辞,送走了金老板他们。

  我心里乱的很,有一种杨白老卖喜儿的感觉,不过一想自己一点挣钱本领都
没有,靠什么养活我们娘俩?前段时间为了给妈妈治病和补营养,我四处打工和
借贷。每天累得要死,心情也差极了。

  下午小马又来了,说给我道喜。找到你妈这一美人,金老板高兴得不得了。
愿意再出两万元,让你妈陪他一个月,你要愿意可以同去他的娱乐城,那里保龄
球,高尔伏,酒店,游泳馆,夜总会应有尽有,一概对你免费,你小子可过上富
豪生活了……

  看看在钱的份上我半推半就的答应了。下午马大哈开着一亮日本产轿车,带
着我和妈妈洗桑那,做美容,买衣服,在大酒店美美吃了一顿。晚上8点钟,我
们回到家里,小马接到金老板的手机,让我们一起去他在沈阳开的夜总会玩儿,
并让拿上我妈穿过的所有袜子。我们收拾好东西,就开着那日本轿车来到夜总会。

  年过四十,足有一米八个头的金老板,在一个飘亮的外国小姐陪同下,神采
飞扬出现在豪华型的办公室,这个办公室有两个卧室,一个健身房,一个卫生间。
我和妈妈坐到一排真皮沙发上。

  “小明,来到我这里,请随便,不要客气。这个飘亮的小姐叫李奥嘉,今年
19岁,是中俄血统,我从哈尔滨请来的公关小姐。奥嘉,把小明先生照顾好呀。
小明妈妈这边由我来照顾。”老板说着话就把我妈搂再怀里。

  我有些紧张。仔细打量奥嘉,她的金发在头上挽了一个高高的髻,一张美艳
的鸭蛋脸上,有一双水汪汪的蓝眼睛,脸上露出少女的纯真。她的身材十分苗条,
有162cm,但她那丰满挺拔的胸膛、高翘的臀部,说明了她已经是一个成熟
的女人了。

  “小明先生,请随我来。”

  一口东北口音的奥嘉,亲密地拉我的手走进一个卧室,关住了门。我激动的
坐到进口沙发床边,李奥嘉穿着杏黄色的T恤,一对坚实的乳房在那短衫下高耸
地挺直着,下面是白色短裙,透明的白色的短筒玻璃丝袜,脚上是一双白色高跟
皮鞋,半撩起的裙摆下露出雪白的粉臀(哇!粉红色的蕾丝三角内裤),在她蹲
下时使臀部更增丰盈的感觉。

  “我现在给你服务好吗?”甜美的声音里带着挑逗。

  “你会吹箫吗?”我大胆的问。

  “当然会,我先看看你那儿有多大?”李奥嘉老练的说。

  她将我的牛仔裤拉下,露出我的内裤。我感到她的手伸进我的内裤,摸索着
停在我半硬的阳物上。

  “哎哟,你的还挺大呀!”

  她细长的手指缠绕着我的阳物,开始温柔地抚弄它。

  “把她脱下来吧。”

  她拉下我的内裤,我可以感觉到她呼出的热气喷到我的龟头上了,然后开始
张开嘴唇将肉棒含进去,专心地慢慢套弄我的肉棒,再试用湿润的舌尖舔着我的
肉冠边缘,然后慢慢地将的肉棒含入迷人的小嘴中上下吞吐着,不时吸着肉棒;

  小巧的左手大力的上下套动着我的男根。在龟头的马眼口马上就流出几滴白
色的液体。她用舌尖在马眼舐着、逗着、又用牙齿轻咬他的龟头,右手在我的卵
蛋上不停地抚摸、揉捏着。

  “哦……好……小骚货……吸得好……”我舒服地哼出声来,手把她的金色
长发拢了起来抓住,屁股开始往上挺。她的头开始上上下下不停摇动,口中的大
鸡巴吞吐套送着,只听得“滋!滋!”吸吮声不断。李奥嘉尽情尝着我那股男子
特有的美味。

  然后李奥嘉站起来,双手将杏黄色的T恤从头上脱下。在腰上拉下裙头拉链,
裙子便直滑到她的脚踝上,把的小蕾丝内裤从她雪白的粉臀上蜕了下来,滑润的
肌肤闪闪发光,除了白色透明短丝袜与高跟鞋外,她现在几乎全裸。在我伸手玩
弄她丰挺乳房和金黄色阴毛的功夫,李奥嘉嬉笑地把我脱光了。

  我一下抱起体重不足50公斤的李奥嘉上了床,一边搂着纤腰,一边和她在
热烈的接吻,交换着彼此的唾液。在嬉笑中,那乳房正抖动摇晃不已,瞧得人血
气贲张。我两手在她浑身的细皮嫩肉上乱摸一阵,且恣意在她两只雪白的双峰上,
一按一揪,手指在鲜艳的两粒红乳头上揉捏着。

  李奥嘉实在是淫淫无比,她抚摸着我的大鸡巴,媚眼一勾,嘴角含笑有说不
出的青春、性感。

  不一会只见她站了起来,背靠着墙,双腿分了开来,大眼睛娇媚的看着我,
我也目不转睛的看着李奥嘉那曲线玲珑的身段,不禁心中暗暗赞美,她的娇躯实
际上比他所想像的还要美丽得多。

  奥嘉用两手抱着我的头,慢慢的往自己的小穴靠去。

  “我要你亲我下边。”

  我蹲了下来,拨开了她茂密的阴毛,她的淫液在粉红色的穴口闪闪发着亮光
……

  我伸出舌头,开始轻轻的往穴口上方的阴蒂舔去。每一次进攻,她就会轻轻
的颤抖一下,嘴里还发出粗重的喘息声,惭惭的,我越来越快,她雪白的圆臀也
随着摆动起来。

  我用嘴唇吸着她的凸起的小豆豆,两根手指也不停的往淫穴来回出入,她的
叫声开始变大,微闭着眼睛,臀部的摆动也越来越剧烈。

  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向我的嘴唇磨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淫蕩的呻吟声。让我忍不住要干她。

  ***    ***    ***    ***    ***

  我的阴茎胀大起来,胀得又热又硬,像一支铁棒,突出在两条大腿中间。我
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摆在眼前的这个背靠住墙,两腿站地大分开,美丽少女,就
是专为我预备的,我的脸上流露出一股垂涎欲滴的表倩。

  一只柔弱的玉手抓住了我的又硬又热的阴茎,往一个非常紧窄的阴道里塞去。
我一手扶着墙,一手扶着她的丰臀,只觉得我的龟头被湿滑柔软的肉穴慢慢吞食,
过了一阵紧绷感,有一种豁然畅通的感觉,“你的……真是太粗了,好硬………
是不是,石头做成的?”奥嘉淫蕩的看着我,笑着问。

  我不理会她。把龟头在阴唇上随便揩了几下,已经蘸满了黏滑的淫液,再对
准桃源洞口往里用力一插,听见“唧”的一声,便全根捅了进去。直顶花心,充
实的感受涌上大脑,

  她不禁张口“啊”的一声喘了口气。这时我把她死死压在墙壁上,屁股开始
一前一后地动着,粗长的阴茎在她阴道里不停抽送。阴道口的嫩皮裹住肉棒,顺
着动势被带入带出,大量的淫水在嫩皮和阴茎交界处的窄缝中一下又一下挤出来。

  我用粗长的阳具在她双腿中间不停冲刺。一时间狂抽猛插,每次都把阴茎退
到阴道口,再狠命地直戳到底;一时间慢拖慢送,还把阴茎拿出在阴蒂上轻磨;
一时间又用耻骨抵着会阴,屁股上下左右地打转,让硬得像钢条一样的阴茎在小
洞里四下搅动。

  奥嘉用呼声来渲发她内心的感受,口中还发出:“噢,啊……噢……好舒服
呀……嗯……嗯……”叫声。她的淫叫像是给我在鼓劲,一定要拿出好成绩。我
连续狠狠抽送了三百多下。

  大约只有十几分钟,我便感到了她洞穴内的一泄如注,直觉得滚烫的蜜汁很
快流湿了她的整个大腿根。我想今天我真是太兴奋了,难得的是,在这样短的时
间内,我已明白无误地感觉到了她的高潮,我更得意了,双手握紧她柔弱双肩,
让阴茎仍然插在阴道里,缓慢而有力的干她,奥嘉滚烫的面颊贴在我宽厚的胸膛
上,娇滴滴的爬在我怀里,长长的金发蹭的我脖子痒痒的,她用纤纤的嫩指轻揉
着我的乳头,然后顺着我的腹部轻轻的调逗着我又黑又浓的阴毛。

  “我…的小弟弟…还可以吗?”我喘息着问她。

  “好厉害的小弟弟哟。”她低着头害羞的说。

  我重复着活塞运动,但是频率越来越快,窄小、润滑的阴户吞噬着我那又粗
又长的肉棒。

  我抬起她的身子,按住她的屁股,使我的每一击都能深入她的体内。奥嘉的
眼睛紧闭着……脸泛潮红,牙齿紧紧地咬着下唇,享受着我给她带来的快感。她
的呻吟越来越大:“噢,噢……快呀,很舒……”

  我的冲击越来越猛烈,两只雪白的双峰剧烈地上下乱抛起来。我那曾经满足
过妈妈的肉棒如今更加勇猛,在她紧凑、多汁的肉洞里进出自如,将她插得只有
出的气没有进的气。好几次我将肉棒抽出,只留龟头在内,然后再狠狠得插入。
我如此这般地干着她,我希望能令她永远记住她的第一次。

  “……啊……哦……干我,哥!”她终于大叫起来,“我要……啊……哦…
哦哦……我是个坏女人……好哥哥,亲哥哥……用你肥硬的肉棒干我!……”

  听着美丽淫蕩的奥嘉这样的哀求,顿使我热血沸腾。

  其实,根本不需她这样说,我也会狠狠地干她,那本来就是我的目的。

  我加快了抽插的深度和速度。

  我猛烈地冲击着奥嘉的阴户,一下,两下,三下……不知多久,一股汹涌的
暗流袭遍我全身,我的神经突然间变得异常敏感,压抑已久的精液不断地冲击龟
头,向我敲响冲锋的警钟。

  “我要射了,奥嘉,快……”我急道。奥嘉同时屁股大力左右摇摆。

  我终于忍不住了,阴囊一紧,压抑了好半天的精液有如脱疆野马怒射而出,
重重地击打在奥嘉的内壁深处。奥嘉身体一哆嗦,一股热流悄然涌出,紧紧地包
围着龟头,令我全身的每一个神经都受到强烈的冲击。

  显然她也达到了高潮,双腿不住地痉挛,屁股往上挺着。

  我的喷射持续着,浓厚、粘稠、火热的精液源源不断地涌向奥嘉的阴道深处。
我的肉棒只是快速做着短距离的抽动,随着每一次抽动,就射出一股浓精。